万庆良被查几天前仍然到会所大吃大喝

admin 2019-10-09 05:01

  28日上午,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《反腐三人谈》节目邀请中央纪委三位机关干部谢光辉、方文碧、冷葆青在线访谈,主题为反必须纠“四风”。

  关于反、纠“四风”思路,方文碧表示,主要有两个方面,一个方面就是对这些顶风违纪的要从严查处,重点是对党的以后,中央八项规定出台,教育实践活动开展以后,仍然不收敛、不收手的这些干部,要从严查处。另一方面,作风建设不是一阵子。我们要按照中央的要求,锲而不舍、驰而不息地把这项工作抓好。

  方文碧举例称,广东的万庆良(原广州市委),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,特别是中央整治“会所中的歪风”通知下发以后,仍然多次出入私人会所,在被组织调查的前几天,还到会所里面去大吃大喝。

  第二例是海南的(原海南省委、副省长),被中央纪委调查之前还在外省,由企业的老板陪同打高尔夫球。

  第三例是安徽的韩先聪(原安徽省政协),他是2013年1月任省政协,自从任职以来,他就多次出入高档酒店和私人会所接受党政干部、国企老总、私企老板的宴请。在中央纪委对他宣布立案调查决定的当天,他的手机信息显示,当天他有两场饭局,中午晚上各一次。

  方文碧同时表示,应该说,去年以来,这项工作很有成效,但是基础比较脆弱,有的干部他现在收敛了,收手了,但他不是自愿,不是自觉的,他是不敢。因为在高压态势之下,他有“三怕”:一个怕群众监督,第二个怕媒体曝光,第三个就怕纪委查处。另外一些,他仍然顶风违纪,挖空心思、变换方式地搞不正之风,这些问题都还存在。说一些“四风”问题穿上了“隐身衣”、披上了“新马甲”,这是一个新的趋势,就是日趋隐蔽化。

  中央纪委廉政理论研究中心副主任谢光辉介绍,据统计,今年全国1到5月查办案件的数量达到了6万多起,比上年同期提高了34.7%。2013年本身查办案件的数量都是很高的,在这个基础上又增加了34.7%,说明成效是十分显著的。另外,大家都非常关注的查办高级领导干部案件的情况。

  谢光辉认为,理解不正之风跟问题的关系,有两个层面的意思:一个就是不正之风是滋生的温床。这些年的调研、研究发现,即便是那些落马的官员,刚开始可能也是廉洁的。如果他没有廉洁,可能也很难提拔成高级领导干部。他们的腐化堕落就是从沾染上不正之风开始的。

  谢光辉进一步指出,反过来,干部腐化堕落了之后,又加剧了不正之风方面的表现。所以不正之风是滋生的温床,反过来又会让不正之风愈演愈烈。我觉得低级趣味和不良的生活习惯,往往是领导干部腐化堕落的一个前奏。我想对于一个人,一个领导干部如此,对于一个地区也是这样。我们在研究当中发现,一个地方如果问题非常严重,伴随着这种现象的背后,也是有“四风”问题非常突出的。

  方文碧认为,不正之风是大量存在的,在群众身边发生很多的;现象、行为它是相对比较少的。还有一个,不正之风具有顽固性,行为它具有一定的突发性。作风问题,如果不抓紧治理,就容易发展成为“大毒瘤”,就发展成为严重的问题。两者之间,就是说不正之风和问题,它们并没有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。很多的分子,它都是先从搞不正之风,从作风问题开始,慢慢地腐化堕落成为分子。

  中央纪委宣传部副处长冷葆青举例称,厦门远华案的,建一个红楼,里面吃喝玩乐一条龙。把领导干部叫到他的红楼里面,吃顿饭、喝顿酒,然后再提供进一步的所谓的服务,最后把这个干部拉下水。用群众的话就是说,让你站着进去,躺着出来。再比如,安徽的倪发科,他08年担任了安徽省副省长,分管国土资源工作。未经组织审批许可,就给自己任命成省珠宝协会的名誉会长,说自己喜欢玉,就跟别人以交流玉为名,把自己的爱好,变成了所谓的“雅贿”。我们最后查实,他收受了1200万的玉石。所以说他这种爱好,最后变成了一种。

  谢光辉最后强调,自己到工作已经有二十年,一直在搞调研工作。自己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感受,就是以来,中央查办案件的这种思路、查办案件的决心是空前的。面对着严峻复杂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形势,中央把惩治这一手牢牢地攥在手里,毫不动摇、毫不手软。强调有腐必惩、有贪必肃,揭露和查处了一批有影响的案件,取得了人民群众满意的效果。以来,查处的案件数量之多、层级之高都充分说明了中央反对的坚强决心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
最新评论
返回顶部